Category: 牧师专栏

甲骨文中的上帝

甲骨文中的上帝 –兼论其意义之演变 郑艺牧师 人类文明总共有五种原始起源文字,对比苏美尔的楔形文与埃及的象形文字,中国的汉字是唯一承传下来的,今天仍在使用的文字。其他的文字不是失传了,灭绝了就是转化为拼音文字。我们应当自豪于我们的祖先的发明,也感谢中华文字文明的世代世袭相传。汉字由商代甲骨卜辞转变为周代的金文,又由秦始皇统一文字为小篆,进而在汉代演变成为今天所能辨认的隶书、楷书,一脉相传,毫无间断,其惊人的连续性让我们至今能够追溯其起源的信息。对比其他几个古文字,汉字是唯一具有形、音、义三元素合一的文字。它使用简单的图画表达出来的,称之为象形文字,也就是画出来的文字,在今天的汉字中,山、水、日、月等具象的字,仍然能够看到古人原创的痕迹。殷商甲骨文内容大多是占卜记事的文字,也就是说,甲骨文的起初的功用都是商王室记载祈求上帝的事情。也就证明中国人的上帝观念并非是近代才有的。17世纪,一名叫作韦伯的学者写道,“汉语是伊甸园中所讲的最初语言。”很早之前就有来华的基督教传教士认为中国古代的传统文化传说、汉语、文字与《圣经》中的描述、希伯来语有关联,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宗教习俗与西方的基督教传统有密切关系。早期的传教士对此也做过研究,臆测东西方文化本出同源且殊途同归。 甲骨文是一种象形文字,根据其形体,我们可以推断出古人造字的思维。因此根据甲骨卜辞,我们可以看出古人如何思考上帝。卜辞中常常出现“帝令雨”“帝令风”等句式,乃是说明了上帝的一种掌管自然的能力。 根据殷墟发现的甲骨文,帝字为“”。从甲骨文占卜的用意来看,“帝”是天上崇高的信仰对象。“ ”字字形,源自甲骨文、金文中的“上帝”二字合文,东汉许慎编撰的文字工具书《说文解字》并没有说出殷人对此字的理解。南宋的郑樵将上帝视为花蕊,“帝,象华蔕之形”[1],即生命发生的地方。后来的学者如王国维、郭沫若等均从此说。根据甲骨文中卜辞的研究,杨庆球在他的《上帝观在中国文化中的流变》一文中指出:“殷人的上帝不单是至尊的,也是具有人格意志的[2]”,因为其语式似人与上帝的对话,并显示上帝对自然万物的主宰地位。中山大学的一位俄裔汉学家郭静云并不认为甲骨文的“”字具花蕊的象形,她在《殷商的上帝信仰与「帝」字字形新解》一文中推断“”字是一个北极的星象图,“殷商的「帝」应源自对北极的崇拜,而「帝」的字形也具体、充份地表达了其本义,不仅具体描绘了当时北极周围的天空概况,也保存了当时巫师推断北极位置的方法。[3]”。综合以上学者的结论,我们可以得出中国古人的上帝是怎样的形象。首先,上帝的居所在天之上。其次,上帝乃生命之源。第三,上帝具人格。第四,上帝掌管大自然。第五,上帝掌管人事的祸福、城邦的命运、城池的建造[4]。这些特征足以证明中国古代殷商时代所敬拜的上帝在逻辑上与基督教的上帝相同。杨庆球例举洪秀全的诗句[5]总结,“原来古代中外都奉同一真神,中国人一直盼望这位无言无语的独一真神,要到今日才从圣经—上帝的话语—重新认识他。[6]” 在殷商时代,“帝”与“天”是不同的概念,郭沫若指出“帝”不能等同于“天”[7]。到了周朝渐渐变化为人格天,天与帝的观念也渐渐相远。直至到了春秋战国时代,“天”的观念逐渐取代了“帝”,其意义也从有人格、意志的“帝”逐渐转变为有浓厚道德意义的“天”,例如:天道、天命等词语的出现。孔子对上帝的态度在他的《论语》中表达无遗,“敬鬼神而远之”、“未能事人,焉能事鬼”等,都显示孔子对祭祀鬼神是重视其中的伦理教化作用,对鬼神的态度基本是敬而远之。到了孟子时代,他继承孔子思想,进一步把“天”发展成为与人的道德生命相连结的事物。孟子在《孟子–尽心》中说:“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这是以个人良心为中心而向外扩散的宇宙观,与古人所拜的上帝渐行渐远,但这恰恰奠基了以孔孟之道为中心内涵的中国儒家学说。孔孟之后,不论是宋儒或是近代新儒家,都把“天”理解为一普遍流行的天心天德。南宋的朱熹说:“则天即理也,命即性也,性即理也,”(《朱子语类》) ,把“天”归结为一种道德价值和宇宙秩序的根源,而非一位“有位格、与人建立亲密关系的神”。至此,上帝的概念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变异为秩序、制度、伦理等人文精神,这也成为中国历代知识分子所世代承袭的儒家思想。在这种思想熏陶之下,中国知识分子认为透过敬虔、默想的工夫、仰观宇宙、俯察大地、省察人生,即可达到浑然忘我、天人合一的境界;认定天理自在人心,透过内省工夫而不断自我超越、成就一种人文精神。这时的“天”不过是一个生生不息的宇宙关系秩序和道德根源,并非与人沟通、回应、建立个人关系的人格上帝。这个儒家思想成为中国历代统治者用来维系伦理道德,稳定社会秩序的法宝,在中国社会中具宗教作用。 由于儒家对鬼神的排斥,于是上帝由人格神转化为大自然,再由大自然转化为人民[8]。以人文精神取代上帝观念,这个转变,在西方是从文艺复兴开始,而在中国却早在周朝就已很成熟。当独一上帝的观念隐退,民间宗教的多神和各种迷信便在中国大行其道,人的自我与自我认识也因此改变。中国传统的人观是以善为核心的人性论,三字经中的“人之初,性本善”是传统中国文化中对人性的定义。因此在建构人格时缺乏如《圣经》这样典籍理论指导 ,崇尚抑制人的欲望来达到人类的最高境界,这使得中国文化中所宣扬的理想人格无从在现实中找寻。这一理论缺失(或是说信仰缺失)使得历代文人和统治者不断树立标志性人格典范供人效法,这是因为,西方的先知是伦理先知,用来自上帝的绝对律令来向人说话;而东方的先知是模范的先知,用自己的行为做示范以引导他人的追随 [9]。例如:孔融让梨、二十四孝图、为守节妇女立贞洁牌坊等,以致在现代中国也由统治者树立雷锋 等标杆人物。这一点也恰好证明了中国自古以来也都认识到人的罪性问题,但因人观不同,其救赎的方法也大相径庭。^(The End)   [1] 郑樵,六书略,(台北:艺文印书馆,1976),页8。 [2] 杨庆球,《上帝观在中国文化上的流变》,中国神学研究院期刊第五期(香港),2011年7月 [3]…

信仰的力量 – 《血战钢锯岭》观后

信仰的力量  – 《血战钢锯岭》观后 郑艺牧师             自从梅尔·吉布森导演2004年拍了《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之后,十余年不见他的作品。2016年他的新作《血战钢锯岭》(Hacksaw Ridge)出品,这影片让人震撼的不只是炼狱残酷的战争场面,更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才是信仰的力量。吉布森在好莱坞的演艺圈中算是另类,他拍的不少影片都与信仰有关。《勇敢的心》、《耶稣受难记》等都是获得奥斯卡奖项的影片,无论从信仰的尺度还是艺术的角度,都无愧最佳制作。             《血战钢锯岭》是根据一个真实的故事而作,描述美国陆军军医道斯(Doss)因信仰不碰触枪械而让战友鄙视、让长官头痛,在冲绳岛战役中,他却拯救了七十五名战友的故事。影片中那句祷告词成为影片的主题句:Please Lord, help me get one more (主啊,请帮助我再救一个),也诠释着主人翁Doss的信仰人生,正如Doss所言:“没有信仰,我怎么活啊”。拒史料记载,冲绳岛战役血腥异常,日军伤亡超过十万,美军也超过八万。可见处在强弩之末的日军战斗力竟如此之强悍,亦可以想象中国八年抗战之艰苦。见到国产抗日神剧“手撕鬼子”的镜头,我真的怀疑这导演有没有上过小学。 信仰与暴力,爱情与战争在西方的文艺作品中常常被拿来做戏剧冲突的要点。在战争时期,人们已经无暇再谈及信仰,价值观立刻转化为民粹主义。为保家卫国,守护亲人,让自己和战友活下去,可以说是不择手段,而这种血腥的杀戮都会被冠以爱国主义英雄的美名。但从信仰角度来看,在上帝的眼里,这些都是恶行。在《血战钢锯岭》中,男主角Doss,也许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可以秉承圣经诫命,无论环境如何,都不曾妥协、不曾违背自己信仰的人。虽然信仰没能改变战争,但也没让环境改变自己。信仰这东西,说多无益,关键还在个人的见证,而信仰值得尊重之处,就在于活出来的一种执着!…

我的事工哲学 My philosophy of Ministry

我的事工哲学 My philosophy of ministry 郑艺牧师   2017年一月29日主日,卡城真光福音教会三周年庆典,笔者被邀请在庆典主日中证道。BGCA总会为此颁发了“植堂独立证书”,正式宣布植堂成功。上周六(Feb.18)真光举办第一次婚礼,至此,无论在教会还是对社区,真光已经忠实地履行着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成为这一地区属灵的看护。我突然有一种如同一个父亲在女儿的婚礼上的那种特殊感觉:喜悦和不舍。感谢主!三年来植堂的记忆历历在目,今天也愿意回顾这个经历来阐述我的事工哲学。 有两本书在建立教会的事工模式方面值得参考,一本是王乃基牧师的《到位的教会》,另一本是高云汉牧师的《健康教会的秘诀》。笔者恰巧与这两部著作的作者都有交集。2003年笔者上任爱城基督教福音堂国语堂任牧职,此教会主任牧师就是王乃基,故有幸与其同工达七年之久。2010年笔者前往卡城彩虹基督教会任牧职,因为植堂的事宜,曾数次前往多伦多请教过高云汉牧师。因此,借着与著者的交往和他们书中的观点,也谈一谈我对教会的一点体会,顺便也整理出我的事工哲学。这里谈到哲学似乎有些高深之意,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哲学,即你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并以此带出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模式。英国哲学家罗素对哲学的定义是:“哲学,就我对这个词的理解来说,乃是某种介乎神学与科学之间的东西。它和神学一样,包含着人类对于那些迄今仍为科学知识所不能肯定之事物的思考;但它又像科学一样,是诉之于人类的理性而不是诉之于权威的[1]”。在探索牧养事工时,笔者采用“事工哲学”这个词汇,乃是借着对两位著者的事工业绩考证,叙述近二十年来笔者在教会牧养事工方面的思考和理念。       这两本书的内容其实就是两位牧者的牧会实践记录,他们有各自不同的方法和异象,但共同的目标都是将教会发展壮大。总体的感受是,高云汉牧师的视角宽广,以门训、植堂、宣教带动教会成长;王乃基牧师注重单一教会的成长,致力于领导结构、多元会众架构的更新与改变等,从而促使增长的向度和广度向大型教会模式发展。       笔者自2003年至2010年在任福音堂国语牧者与王乃基牧师同工,主管国语堂的牧养事工,其书中所记载的那些策略、异象等都是笔者当年所见证和执行的。《到位的教会》一书大部分的篇幅都是作者在教会年度报告和同工会中所发表的异象洞见、事工方案、各执事部门事工总结、会友见证等,特别看到笔者的姓名在书中也有记载,为这样一段美好的服事而感恩。作者在自序中称“本小书只是草场牧者的沉思反省,实际上是教会实践者的微言[2]”,因此本书并非教会增长的理论性专著,而是叙述一间教会,一位牧者的牧养心路历程。其成书之日,正值福音堂成立三十年庆典,也是作者在此间教会服事的顶峰时期,其内容对当今学习事奉的人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本书最可读的部分在第四章《牧野芦笛》,作者以“定位”、“入位”、“加位”、“改位”、“无位”、“换位”、“价位”与“各位”来论述牧者在教会实践中全方位的牧养事奉,如此来点题《到位的教会》之“到位”。作者这些在实践中经历过的东西,对笔者在2010后由助理改位到主理的事奉岗位变更中起到莫大的帮助作用,受益匪浅。       作者的用意在于牧者要在几个关键的部分“卡位”,初入工场的牧者应当如何定位自己、定位教会、定位会众,这是一个牧者能否长久有效服事一间教会的基础。从文中看出作者一开始就以主人翁的心态进入,用心观察教会并严于律己,把握牧职的几个关键要素,对今后“入位”并长期“在位”打下良好基础,这些在神学院的课程中是没有理论可以描述的。入位之后并不意味“坐稳了江山”,有异象的牧者会敏捷发现圣灵所掀起的浪潮并乘在其上。作者“入位”之后不久,便出现了中国大陆的移民潮,于是作者适时地“改位”,又一次抓住了上帝赐给的增长机会,这是让福音堂一跃成为千人教会的关键之举,以此成为“两文三语”教会中的典范。对于从神学院刚刚出道并初尝牧会的牧者来说,这些从“入位”到“各位”的“位格”恰如从学徒到老练的一个成长过程,值得一格一格地爬过去,耐心走过自己牧养之路。这是作者牧会的成功之道,值得所有学习牧养事奉的人效法。       《健康教会增长秘诀》一书是高云汉牧师积数十年事奉经验所撰写,他在多伦多地区直接或间接地建立了十三间华人教会,使得华基教会系列几乎成为一小型宗派,他所实践的牧会、植堂、宣教的原则都记载这本书中。笔者曾在2011年夏天,借去多伦多主领“恩福协会”福音营布道会的机会,去府上拜访了高云汉牧师,临别时他送我这本书。访谈中印象突出的是他强调说:一个信徒要产生一个信徒;一个小组长要产生一个小组长;一个执事要产生一个执事;一个牧师要产生一个牧师;一个教会要产生一个教会[3]。这就是《健康教会增长秘诀》一书的主题信息所在,也是高牧师几十年来在多伦多地区乃至全世界所致力推行的事奉理念,这不仅仅产生了一系列的“华基”教会,也造就了无数信徒和全时间服事的牧者。       当笔者所牧养的教会在2013年聚会人数到达一定规模时,笔者在反复思考教会增长的模式,道路无非有两条:一是增加教牧同工,使教会规模不断扩大;二是植堂,差出同工,使神国倍增。这好比是资源一进一出,让笔者为此反复不定。于是,2013年3月再次拜访高牧师,专门请教植堂问题[4]。这次的访问坚定了我植堂的信心,回来后即刻着手建立植堂委员会,并在植堂地点开始查经小组,每个月最后一次主日晚上,在植堂地点以餐聚的形式开福音聚会。这样,新的教会在2014年一月五日开始了第一堂敬拜,一个新的教会“卡城真光福音教会”正式创建起来。      …

福音的愚拙与大能

福音的愚拙与大能 郑艺牧师 林前1:22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1:23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                引言: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描述了哥林多教会会众的生态,在这个经济繁荣的海港城市中,教会的会众也颇多元化,我们至少可以看到有犹太人、希腊人和外邦人。由于他们的文化和宗教底蕴不同,因此表现出属灵的追求也不同。犹太背景的人在旧约的先知文化中成长,他们要的是神迹。希腊人在哲学理性思辨的氛围中被熏陶,他们求的是智慧和理性。外邦人在罗马帝国充满物欲、荒淫和多神的环境中浸淫,他们的观点与今天的世人相似,认为福音是愚拙的。但保罗却说:“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林前1:18)”这句话出自具有相当深厚犹太背景和高深希腊哲学思辨的罗马公民保罗之口,相信他是在经历严谨思考之后做出的结论。保罗是否做过宗教比较研究?他为什么不用希腊哲学来讲述福音以便使其听起来更理性一些?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保罗传福音很耿直,他“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林前2;1)”。今天来看,他似乎没有什么“福音策略”,也不知道什么“松土”、“预工”、“福音四律”等技巧,在嘲笑的人面前没有丝毫胆怯。这些现象却成为保罗之后的希腊教父所探索的问题,也成为今天神学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有趣的是,希腊教父所做的工作正是用希腊哲学的“高言大智”来描述“愚拙”的福音,以致此后的神学也按此进路与哲学遥相呼应。东正教神学家薛斯奥那在他的 《作为交通的存有》(Being as Communion)一书中介绍了希腊教父在此方面的贡献,书中有些哲学的晦涩,采用许多哲学名词,但毕竟让我们能看懂当时的希腊人怎样思考人生,也能够让我们理解保罗为何那样执着于传讲那“愚拙”的福音。 ++++++++++++++++++++ 十字架的道理之所以是福音是因为人作为一个生物位格,在本质上是一种悲剧形态,他需要被“圣化”或者是被拯救成为一种完全的人格。 希腊思想家对人的观察实质上是以“非人格”来呈现P1 。柏拉图认为每一个具体的东西,都会被归入一个抽象的概念,换句话说:每一个名词都对应一个具体的实体。人对事物的认知是透过概念性描述,而实体则不可被认知,这种认知方法最终滑入不可知论。因此,希腊人看人是一个人格面具,他们从人在社会中不同的社会角色看人:人或是老师,牧师,丈夫,父亲等等,这些不同的面具表达一个人格。人一出生就会问:我是谁?这个原始的问题以其周围的社会关系和工作关系而定论:是儿子,弟弟,同学,农民,总经理等等,随着寿命的进展,就会发现越来越多的面具,但是当年纪大了,这些面具都会一个个脱落,死去之前再问自己:我是谁?发现人生确实一场空。因为身份不能证明你的存在, 死亡会完全且决定性地瓦解你这个具体的个体p2。因此,当人被视为一个有用的“对象”,一件“组合”,一个人格面具时,死亡才成为不能接受的悲惨状态。所以,在希腊人的眼中,人生就是悲剧。 亚里斯多德的生机论中认为:人天生有潜力可以使得他变得比他现在更好,更完美。因此,人生的意义在于利用自己天生的潜力来改变自己,也就是在社会上不断地努力获取一个又一个的人格面具。这样一直发展自己,让自己有所谓的成就感,这也是当今无神论社会的一个聊以自慰的生活形态。但是,人格只是一个面具,只是对自己真正“位格”感到惶恐的东西,没有本体论内容的东西。                希腊人对世界起源认知停留在洛格斯(λόγος)的自然本体论上,认为这个世界的本源是自然而非创造,因此人作为一个生物位格本质上是一种悲剧形态,性爱和身体是生物位格的两个基本要素,但这个事实却与自然的必然性交织,也就是与死亡所交织在一起,因此人的身体就是一种悲剧工具。这也正是保罗在罗马书七章24节所感叹的:“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然而创造论打破了希腊人本体论的封闭圈子,从希腊人局限在这个世界的本体论扩大为上帝的创造——自由的产品,上帝成为本体论的本源。薛斯奥拿说:“感谢基督,人自己今后肯定他作为位格的存在,不必以其性质的不变率为根据,而是与上帝,与基督在自由和爱里,作为上帝之子与父同等的关系为根据。如此人被上帝收养,他的位格与上帝之子的位格等同,这正是洗礼的精华所在。” 由于人格面具其本身的限制——他本身不能停止死亡的带来者——罪,人需要藉着教会来获得完整的人格。在教会里新生命诞生了,在基督里神性和人性的位格相联合,人生而为位格,为人格的合一。人在基督里的重生使得其悲剧性的生物位格发生结构性改变,采取了位格的新“生活方式”,弃绝在人里面造成悲惨因素,而将人作为爱、自由和生命的人格保留下来,这就是教会存在的位格。如此,就为人类的悲剧形态找到解药,也就是保罗在罗马书七章25节中所说的: “感谢神,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

使徒

使徒 哥林多前书1:1奉神旨意、蒙召作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同兄弟所提尼、 郑艺 牧师                引言:为了配合今年教会的主题,上个礼拜天(Feb.5)我开始了一个新的圣经书卷《哥林多前书》的讲道系列。这卷保罗的书信在早期教会中被认为是最重要的一封书信,因为在教会刚刚起步的时候极为需要针对教会中出现的种种问题一个权威的指南。今天的教会认为《约翰福音》、《罗马书》甚为重要,因为这两卷书在阐明耶稣的神性与人性和基本教义方面尤为突出。《哥林多前书》针对的是当时教会出现的问题,但也折射出历代乃至今天教会所面对的问题,因为日光底下无新事。我们学这卷书信要明白的一个大前提就是要知道教会的特性,正如斯托得在《论领导》中所说的教会的两个模糊性:一方面,教会是“基督的新妇”是圣洁的,无瑕疵的;另一方面,基督徒群体“既丑陋、不圣洁又充满纷争”。这种介于现实的国度与降临属天的国度之间的状况就是哥林多教会基督徒生活的实景,也是我们了解他们的前提(页19)。教会的第二个模糊性有三个特点:1,教会是圣洁的,蒙召要成为圣洁。2,教会是完全的,然而在他等候基督显现的时候又是不完全的。3,教会是合一的,然而有时分门别类的(页23)。因此,我们会对教会的认知产生两种倾向性:一是完美主义,认为教会应该是圣洁无瑕疵的,但当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个不完美的生命时,就会导致另一种倾向 – 失败主义,认为教会与世俗无异,也是一个是非之地。然而,当我们从圣经中找出教会的模糊性,就可以正确地回应以上两种极端的倾向,在“已然”(already)和“未然”(not yet)之间,正确的看待教会和处理教会的问题。了解这些教会的特性,就会明白为什么保罗会用整整一章(十三章)的篇幅来描述爱的真谛,因为圣爱才是教会的真实属性。通过学习这卷书信,会帮助我们在教会中如何事奉与生活,让我们的教会更趋于神的要求。我们彩虹基督教会自2005年成立以来,已经走过近十二年的路程。我们从小到大,经历神的恩典,在神的教会中渐渐长大成人,因此我们也渐渐学会如何处理自己的问题,《哥林多前书》给了我们圣经的指导,让我们学习在神的家中当如何行,这就是我教导这卷书信的初衷,盼望透过这卷书的教导,让我们更加体贴神的心意,在教会中学习爱与事奉。 其中有一些难解的问题,我在讲道中不能全面描述,因此借着“牧师专栏”来详细解释。 +++++++++++++++++++++++++ 使徒的含义 上个主日讲了1-3节,是保罗按照希罗文化书信的格式向哥林多教会问安的三节经文。第一节中提到使徒这个职分,是保罗书信的一个特点。使徒一词出现在新约各书卷中,保罗、彼得等在书信的首句就自报身份,这统一的格式在保罗书信中呈现为:奉召做耶稣基督的使徒… 写信给…。 保罗除了自称使徒之外也称其他人为使徒,他在罗马书十六章七节中说: “又问我亲属与我一同坐监的安多尼古和犹尼亚安.他们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也是比我先在基督里。”另外,巴拿巴,提摩太等保罗的同工也称使徒,可见,使徒这个称呼在新约教会初期并没有特别的限定。今天,受教会差遣的宣教士也可称为使徒,那么使徒这个概念在圣经中的内涵和外延到底是怎样界定的呢? 使徒这个词的字根,在圣经原文中源自通用希腊语的ἀπόστολος(apóstolos),意思是被差遣出去的人。它可以被拆解成,από(apo,从)与στολος(stólos,意思是船舰),意思是出外航行的人。也可以被拆解为 από(apo,远离、从)与στέλλω(stello,送出)。在欧洲拉丁化后教会通用拉丁文,因此希腊文被翻译为拉丁文ex(从)与 mitto(送出),由此组成拉丁文单字emissary,意思是由此送出。也可以翻译为拉丁文单字missio,它的意思为某个肩负任务的人。英文的任务(mission)、传教士(missionary)与信差(messenger),就是由此衍生出来的。因此,使徒(罗马天主教译为宗徒)是为某个特殊使命奉召被差派出去的门徒。原意是受差遣者、信差、使者。在基督教教义中,它可以指一种职份,也可以指一种属灵恩赐。 在四福音书中,耶稣选定的十二门徒,称为十二使徒,这是最早被称为使徒的人。因此在耶稣升天后,受耶稣亲自呼召的这个十二个门徒在教会中有超然的地位。在五旬节时,门徒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补足因犹大的死亡造成的空缺,可见在当时门徒们甚至对耶稣呼召门徒的数字也同样尊敬并持守,他们通过人手摇签将门徒中的一位名叫马提亚的门徒增补为十二使徒之列。因此,“十二使徒”作为一个集体在教会初创时期起到见证耶稣复活、建立教会以及设立牧养规章的重要角色。在重大的事件中都是十二使徒集体发声(徒6:2),证明其在教会中的权威。在十二使徒之外,则是自称为外邦人的使徒的保罗,因他在大马士革被主呼召的特殊经历,保罗也在使徒之列,成为使徒中最小的一个。但这个特殊的经历有时并不被当时的部分会众所认可,因此在哥林多书信中可以看到保罗竭力为他的使徒身份辩护的现象,而保罗在书信中的姓名之前冠以使徒职分,也现显示出使徒的权威性。有学者称,十二使徒中唯一特殊的使徒是当初摇签抽出的那个马提亚,而这打乱了原来的使徒架构。这个空缺位置应该留给后来蒙召的那个保罗。若此,我们今天可以统一认定使徒的定义就是耶稣基督亲自呼召的十二个门徒。但是历史不能假设,这十二使徒中摇签出来的那位马提亚,虽然只在圣经中出现过仅有的一次,但是在此后提到的“十二使徒”中,其应该是其中的一员,而且我们也应该相信他也是亲眼见过耶稣的,他的作用与其他使徒等同。因此,按照书信中第一节所给出的信息,我们可以总结出使徒定义的三个核心特性:1,使徒是被差遣的人。2,使徒是“蒙召做耶稣基督使徒”的人。3,使徒是“奉上帝旨意”的被差遣者。…

2016圣诞英国短宣分享

牧者按:英国短宣结束了,十一天的宣教事奉让队员感到像是在打仗,每日晨七时许起床开始一天紧张的事奉,直到近午夜12时才能够回到驻地休息。以致有的队员在返回时感到体力的支出到了极限,但是确实无比的喜乐与兴奋,因为在这一路的短宣预备与实践中,我们体会到了与神同行传福音的辛苦,也享受到了领人归主的喜乐,更让我们领受弟兄和睦同居的美善。 罗马书十章十五节中说:“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如经上所记、『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假如没有亲历奉差遣去传福音,没有人会真正理解这句话的真实含义。盼望我们的教会成为一个差遣的教会,我们的会友都成为被差的人,让使徒的工作在我们身上延续,将福音传遍地极。   ++++++++++++++++++++++++++++++++++++++++++ 英国短宣感想 付建奎 弟兄 2017 年1月12日 此次去英国短宣的目的是支持和帮助COCM在英国的福音营会,尽管营会是以福音布道为主的,但对我而言,却是一个培灵般的聚会。有许多点点滴滴的感想,不可能都形成文字,但这些都成为了我属灵生命成长路上的经历。这里我主要谈两个感想。 一、托住营会的祷告 这次短宣让我看到了祷告的力量,让我经历到是祷告托住了整个的聚会。 尽管我们短宣队都有一份详细的祷告内容,但我每次都是粗略得看一下主要内容,祷告也是比较笼统的,是一个大方向的祷告。实际上我知道我为这次营会的祷告还是不够的,没有安静一段时间,专门为此祷告。 12月22号我们一家到了COCM营地,到的时候他们正有一个祷告会,我和陆慧霞以及其他的短宣队分成三四个人一个小组为营会祷告,当时是为所有来营会的孩子,包括youth,以及看顾孩子的老师祷告,我们有一个小卡片,上面有所有在不同年龄组的孩子的名字以及老师的名字,我们要为他们一个个提名祷告。当各个小组一开声祷告时,我立刻感受到灵里的感动,我知道这个聚会、这个场地已经被无数的祷告托住了。我也立刻感到我来对了地方,这就是一个属灵的家。23号上午,仍然是祷告,我们和COCM的义工分成小组来为聚会祷告,和我祷告的义工叫Tony,二十来岁,来自北京的一个基督徒家庭,别看年龄小,已经是一个老基督徒了,听他的祷告就特别细化,甚至为聚会的场地、音响、乐器都祷告。另一个二十多岁的义工,我后来才知道,他在整个营会期间,一直在都在作禁食祷告。 祷告的效果,是我们参加营会的人都经历到的:整个营会个个环节都是非常顺利的; 二三十个从北美来的短宣队员、从国内的以及英国各地来参加营会的身体上都适应,我的感受是几天下来都没有累的感觉;两个营会都有不少人决志信主。 二、传福音的动力 从我信主以来,一直有一个困惑我的问题,就是我传福音的马达为何一直没有激发出来。在这次营会里我发现了答案。 宋岳弟兄在第一场聚会里有一个见证,提到哥林多前书13章“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已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这个信息我是听到了,但还没有冲击到我。 在家庭营会的最后一场聚会,主持人介绍COCM的义工,介绍到其中一个女孩,她是她家里唯一信主的,来英国读书,接触了福音就信了。这次营会,她顶着很大的压力,将她的爸爸妈妈,姥姥姥爷从中国接过来,让他们来听这个福音。她的妈妈和我是一个小组的,她妈妈的态度是讲道和小组讨论的好多内容还听不懂,因为女儿相信,所以就想看看基督教是怎么样的。这个女孩为此顶了很大的压力:父母化了不少的钱送孩子来英国读书,她毕业了,却化了不少时间在COCM作义工,女儿又想让父母也能够信主。我想不信主的父母是很难理解的。当我看到主持人在介绍她的时候,她是流着眼泪在笑的,主持人也讲到那个女孩在带领敬拜以后,回到厨房大哭一场。那一刹那,我只想到了一个字“爱”。因为对家人的这份爱,让她顶着巨大的压力也要把福音传给家里人。…